您的位置:首页  »  【计系列】1-2作者不详
【计系列】1-2作者不详
                计系列



  王力是一个中学教师,王力的老婆在一家贸易公司做文员。

  李强是王力老婆楚兰的顶头上司,王力经常去公司接送老婆,三来二回的二人就熟悉了。

  李强经常在公司听楚兰对其他员工说自己丈夫是个模范丈夫,不赌钱不嫖娼不吸烟,在初次见到王力的时候他也是这麼看的,一表人才,相貌堂堂,谈话举止都有为人师表的风范。

  李强知道,自己手里面因为有楚兰的把柄,楚兰才被自己搞上手,而每次被强迫跟自己做爱都一动不动的就像自己对著吹气娃娃在玩的一样。

  唉,想自己看著楚兰美貌,花了偌大的劲上了她,结果却是破坏了自己的美好幻想。

  每次跟她做爱的时候都感觉像是在强姦一具没有灵魂的肉体,那双无神的眼睛,没有一点反应的身躯,弄得李强上了几次差点变成阳痿。

  用药,太低级的做法。调教,太厉害了怕她一时转不过来脑子,去警察局来个两败俱伤,太轻了又一点效果都没有。

  李强在叹气,就这麼放弃了吗?不,故事还没开始呢,就这样放弃了就算恶魔岛的居民愿意,那群杀人不眨眼的领导们也不会愿意的。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李强发现了王力原来并没有表面的那样老实。隐藏在模范丈夫、为人师表面孔下的原来也是与自己一样,是一个经常去酒吧找刺激,周旋与眾多的寂寞少妇中间的浪荡子。

  在一次刻意的偶然相遇下,王力很自然的跟李强成了那种酒肉的好朋友,有女人一起泡,有酒一起喝。

  随著慢慢的臭味相投,二人走的越来越近,他们经常各钓一个女人出来,然后四个赤条条的淫虫滚在一张大床上,偶尔的时候遇到只有一个女人,他们就会一起玩3P。夏天马上就要过去了,收穫的秋色渐渐到来,李强跟王力现在的关係已如铁打的酒肉朋友。

  一週六晚上,李强打电话邀请王力到自己公司玩,并说有好玩的东西。
  王力听到那有些色眯眯的声音,就知道李强一定是在公司里面预备了女人,正好自己老婆因公事被李强派出到外地几天,自己可以放心大胆的玩了。

  於是,王力立刻打了个的士过去。

  週六的晚上,整栋办公大楼都是静悄悄的,王力乘电梯上了李强公司所在的23楼。

  李强在王力进来之后,把门从里面锁上了。然后走到里间自己的办公室,拿出一瓶红酒,倒给了王力一杯。

  王力接过红酒,喝了一口润了润喉咙,「听你小子在电话中,好像搞了个女人。怎麼我没看到,不会是仅仅叫我过来喝酒的吧?楚兰去了外地,你可不要浪费我宝贵的时间!」

  李强笑了笑,把红酒放在办公桌上,「哎,你这傢伙,整天就知道上女人,被你搞过的女人可能都排几个连了。今天我们玩点新鲜的,听我安排喔,要不然没下次了。」说完话,李强从桌子后面推出来一个大箱子,箱子的四面都是用黑色的布遮上的,箱子的底部有4个转轮,可以使人很方便的推行。

  推出箱子后,李强对王力招了招手,把王力叫道办公室外面,小声的说道:「这个女人是我们公司的,搞上手不久。让你老弟来尝尝,够义气吧。」

  王力一听,脸上露出些许慌张的神情,「你小子自己吃窝边草就算了,干吗把我拉上来。这口汤我喝不下,万一让我老婆知道了就麻烦了。」

  李强道:「你整天婆婆妈妈的怕老婆知道,真不明白既然这麼在乎你老婆,你为什麼还经常花天酒地的?」

  王力正色道:「男人好色是正常的,哪个男人不好色,只是,婚姻的枷锁让我从地上的好色转成地下的而已。楚兰是一个好妻子,贤慧可人,我不希望跟她之间有任何破坏感情的事情。我玩女人一直都玩的很小心,为的是什麼,就是因为她在我心目中佔据了一半以上,而其他的都只是逢场作戏。」顿了顿,又道:「兄弟,谢谢你的礼物,我是无福消受了,你自个儿玩吧,改天我请你去桑拿谢罪。」

  李强一把拉住欲走的王力,拍了一下王力的肩膀道:「看不出,你小子原来还是个纯情种子。你放心,这种事情我早考虑到了,没看见我準备工作都作好了吗?看到那个箱子没,那女人在箱子里面,之后正反两边有圆形的洞,她最多只能塞个屁股出来,而且箱子四周都被布遮上了,你看不到她她看不到你。等会进去的时候声音放粗点,我们公司里面的人跟你又都不太熟悉,只要不叫你名字谁能认的出来。」

  王力听李强这麼一说,色心又动了起来:「兄弟考虑的真周到啊,我在这里谢谢了。」说完,王力对著李强作了一个揖。然后又说道:「那妞看不到样子,不会是个夜叉之类的尊容吧。」

  李强一推王力,道:「你这傢伙,我们公司有那种半夜吓死人的相貌吗?这妞身材相貌绝对一流,你小子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说完,李强先走进了办公室,把手伸进了箱子,轻轻的摸了模箱子里面女人的脸蛋,拍了拍之后说:「把你的屁股撅起来。」然后对著王力说:「兄弟,你后我前。」

  王力「嗯」了一声,走到箱子后面的那个开口处,手伸了进去摸那女人的屁股。虽然没有看到那女人,可从王力多年玩女人的手感上,感觉的出这个女人的屁股很完美,圆圆的,大大的,手摸上去非常有手感,就像自己的老婆的屁股那样。

  王力手指灵活地找到了女人的那片迷人倒三角,左手中指缓缓地探入肉洞,拇指轻轻的按摩著阴蒂,右手则抓著女人的右乳不停的揉捏挤压。从揉捏乳房的右手上传来的感觉让王力一振,这个女人有一双好奶子,手感极佳,只是无法从视觉上看到,有点可惜了。

  前面,李强将阴茎在女人的嘴巴上来回的摩擦几次后,用手捏了下女人的嘴巴,女人张开嘴巴,李强挺了挺阴茎插入女人的口中。李强伸出手抓著女人的左乳,揉搓著女人的乳头,抚摸著女人的乳房。

  王力在用手指不停地抽插著女人的肉洞,来回的手指间带的爱抚著女人的阴蒂,摸向右乳的手也抽了回来,在女人的屁股上游走著,不时的,用指尖轻刮一下女人的菊花洞。

  在用手爱抚了几分鐘后,王力粗著嗓子对李强说道:「这女人的身体倒是很好,手感很不错。不过你是怎麼调教的,怎麼好像一点反应都没有的?还不如去酒吧找那些浪妇玩的爽呢。」

  女人的身躯轻颤了一下。

  王力从手指上感觉女人的肉洞已经湿润,便把裤子解开,阴茎慢慢的插入女人的肉洞。

  李强缓慢地用阴茎抽插著女人的嘴巴,在听到王力的说话声音后,一直注意的他感觉到了女人的变化,那身体比起以前多少有了点反应,於是微笑的说道:「天天玩浪妇你不觉得厌烦?弄个木头换换口味也不错的,更何况这根木头比起那些浪妇又特别了很多。」

  王力用力的抽动著阴茎,手更不停地来回抚摸著女人的屁股,龟头每次大力的时候都会顶到女人的子宫口,只可惜的是女人除了正常的生理反应,屁股连一动都不动。

  王力有点恼火地道:「哎,今天被你骗了,这娘们,还不如我学校那些小姑娘。」

  说话的时候,王力加快的抽插的速度。

  李强这时从女人的最里面抽出了坚硬的阴茎,用手轻抚著女人的脸庞,有点惊讶的问王力:「你搞过学生?」

  王力有点慌张地道:「你可不要乱对人说,现在查得紧,被人家知道我这辈子就完了。」

  这时,女人的阴道壁紧缩了几下,突然而来的刺激,让王力猛地一颤,然后用力的把阴茎插往女人的阴道深处,龟头抵开子宫口,几下抖动,精液深深地射到子宫深处。

  王力轻嘘了一口气,又来回地移动阴茎,抽插了几下女人的阴道,然后拔出阴茎用卫生纸擦干后提上裤子。对李强说道:「你看看你调教的都什麼样子,这麼好的货色都能被你调教成死鱼。改天有时间带你去玩玩我那几个,让你学学经验,我调教的那几个,可以媲美小日本那变态的美女犬。」

  李强也用卫生纸擦了擦自己的阴茎,把坚硬的下部收起来后,跟王力说道:「好啊,就等你这句话呢,可不要到时候捨不得赖帐哦。」

  王力笑道:「哪能啊,女人而已。兄弟我先走了,你就安了那个心吧,到时一定让你尝尝什麼叫美女犬。」

  李强送王力出门后,把公司的大门从里面锁上了,然后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把那个女人从箱子中放了出来。

  女人的身材,果如王力所说的那样,线条完美的很,那椭圆型的乳房白白净净,有如处子般挺立,尖尖的乳头红红的,因为生理上的关係而涨大,下身的秘处,黑色的卷毛稀疏的贴附在鼓胀的山丘上,肉洞因刚才性交的关係,还没有关闭,有如少女般色泽的阴唇滴落著由阴道流出的乳白色液体。

  只是,女人的面孔上不知为何佈满了泪水,从略显呆滞的眼睛一滴一滴的跌落地板。

  女人突然挣脱了李强的搀扶,爬在桌子上痛哭了起来。接著,女人扫落了桌子上的所有东西,然后用力地撕著一张无辜的纸。

  李强走到女人身边,手抚在女人的背上。柔声说道:「越表面老实的男人,越靠不住的。」

  女人没有回话,李强的手慢慢地由背部抚摸到了女人的乳房,轻轻的,用手指尖绕著乳房画著圈。

  女人慢慢地站了起来,没有理会李强的动作,说了句:「我想打个电话。」
  然后赤裸著身子,走出办公室,到储物室从一个提包里面取出了小巧的手机,当她準备拨号的时候,看到一则刚收到的短信上面写著:「兰,李强说这次你出差是一个考核,我虽然想著你早点回来,不过考虑到你的工作,我还是支援的,你公司的事情一定要办好办稳,迟点回来也没关係. 爱你想你的力。」

  女人看完短信后狠狠地将手机砸在地上。李强在她身后缓缓地道:「楚兰,为他生气值得吗?」

  楚兰转过身来看著李强,然后猛地扑在李强身上,双手撕扯著李强的衣服,嘴不停的吻在李强的身上。

  慢慢地,滑下去,脱下李强的裤子,吸允著半硬的阴茎,舌尖不停地来回扫动著李强的马眼,嘴巴一深一浅的,宛如荡妇般的舔食著李强的阴茎。

  李强面带快乐的笑容,看著蹲在胯间的这个美妇……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